English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
环球彩票:【见证】贾樟柯:它是我的时代,一直在吸引我

文章来源:网络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2-19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贾樟柯:中国“第六代”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,1970年生于山西汾阳,1993年入读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。1995年开始电影编导工作至今,多次在威尼斯、戛纳、柏林等国际电影节获奖。在职业生涯若隐若现、起起落落间,他的作品一直着力展现社会变迁中不同个体的命运和情感,被认为是“理解中国的一种特殊方式”。

贾樟柯:中国“第六代”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,1970年生于山西汾阳,1993年入读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。1995年开始电影编导工作至今,多次在威尼斯、戛纳、柏林等国际电影节获奖。在职业生涯若隐若现、起起落落间,他的作品一直着力展现社会变迁中不同个体的命运和情感,被认为是“理解中国的一种特殊方式”。

贾樟柯:“你要说"见证者",我确实比较合适,因为改革开放时我8岁,现在我48岁,改革开放贯穿了我整个成长过程。作为一个中国人,确实是在这个变革中生活的……”

刻骨铭心的饥饿感

1978年,贾樟柯8岁,上小学一年级。父亲在县城中学当语文老师,母亲在糖业烟酒公司当售货员。这是县城里一个标准的市民家庭,称不上贫寒,可也不宽裕。6岁的贾樟柯6岁的贾樟柯

贾樟柯:“记忆里面最难忘的,可能就是那个时候的饥饿感。比如上小学一年级,早饭都是窝头,那东西没有热量,所以第二节课结束,做完广播体操,第三节课开始就感觉非常饿!我觉得这是刻骨铭心的饥饿的记忆。但是这种感觉到20世纪80年代初很快就消失了——社会突然活跃起来,因为改革开放包产到户。对孩子来说首先就是白面多了,能吃饱了。”

“科幻般”的变革

一场巨大的变革悄然来临,新名词、新事物、新思想应接不暇。许多年后回想起来,贾樟柯用“科幻般”来形容。

贾樟柯:“上小学的时候,看了一个科教片,类似《祖国新貌》。片子里讲,生产出的洗衣机不仅可以洗衣服,还能甩干。我觉得简直是科幻电影!因为当时妈妈还在用铝盆、搓衣板儿、洗衣粉……咔咔,那样去洗衣服!怎么能想象出有这样的机器!觉得那是一个遥不可及的、科幻一样的未来。但是也就三四年的时间,洗衣机就铺天盖地,一般的市民家庭都买了洗衣机。”

“霹雳舞”高手

改革开放,不仅是政治经济的变革,也包括思想意识和文化娱乐的解禁。贾樟柯曾陪母亲一遍又一遍看重映的老电影《一江春水向东流》,渐渐地,县城电影院开始每三天上映一部新电影。1982年,《少林寺》上映,他看了7遍。初中时,县城有了录像厅,两毛钱一张票就可以看一部香港武侠片,贾樟柯一度沉醉其中。1987年美国歌舞片《霹雳舞》引进,它成为贾樟柯高中毕业前的最爱。贾樟柯:中国“第六代”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,1970年生于山西汾阳,1993年入读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。1995年开始电影编导工作至今,多次在威尼斯、戛纳、柏林等国际电影节获奖。在职业生涯若隐若现、起起落落间,他的作品一直着力展现社会变迁中不同个体的命运和情感,被认为是“理解中国的一种特殊方式”。贾樟柯工作照

贾樟柯:“看几分钟就完全被吸引了,觉得那种舞蹈真的是跟自己的身体太融合了!看到那种太空步、机械舞,觉得非常奇妙!很想跳,但是没有人教啊!就一遍一遍地看,自学成才。之后我们成立了一个舞蹈队,叫"害虫队",到处跳,拎着录音机到处跑……”

喜欢那个“不知天高地厚”的时代

贾樟柯的青春期在写诗、踢足球和跳霹雳舞中度过。和所有刚刚从禁锢中走出的人一样,他喜欢那个不安分、不知天高地厚的时代。

贾樟柯:“我觉得那个时代氛围最好的就是它让每个人可以去想,可以去尝试,不保守生活。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一种内心状态,不仅是我,很多人都有,我觉得社会需要那样的状态。”

贾樟柯人生中最重大的一次“不知天高地厚”,发生在高考落榜、经过一段迷茫、最终决定报考北京电影学院的时候。

贾樟柯:“我打电话到我父亲的单位,跟他说,我不想学美术了,我要准备考电影学院。我父亲撂下电话,过了几小时就来了(从汾阳到太原),"这孩子是不是生病了"——那个时候在县城里面,一个孩子想从事电影工作,对于我们父母那一辈来说,都不知道你从哪儿来的这个想法!确实就是不知天高地厚……”

“没有市场经济,就没有我们这些导演”

连考3年,23岁的小镇青年贾樟柯终于进入北京电影学院。那是1993年,中国的电影行业已经不像他迷上电影的时候那样火热。贾樟柯:中国“第六代”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,1970年生于山西汾阳,1993年入读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。1995年开始电影编导工作至今,多次在威尼斯、戛纳、柏林等国际电影节获奖。在职业生涯若隐若现、起起落落间,他的作品一直着力展现社会变迁中不同个体的命运和情感,被认为是“理解中国的一种特殊方式”。电影学院求学期间,贾樟柯(前排右一)和同学发起成立了“青年电影实验小组”

贾樟柯:“我在学电影的时候,其实是中国电影工业最难的时候。那个时候,传统的电影院基本都倒闭了。拿我们汾阳来说,当时的几个电影院,一个变成了卖家具的,一个变成了超市,整个县城电影院都消失了。”

不过变革中,也蕴含着前所未有的机会。

贾樟柯:“过去我们只有16个国营的电影制片厂。电影是要用钱拍的啊,没钱怎么拍啊?但是这个梦刚开始做的时候,这个时代到来了,市场经济的时代逐渐到来了!经济高度的活跃,国力的增加,电影产业政策的开放……可以拍电影了!国家单位不投你,还有私营企业;私营企业不投你,还有第一批富起来的人帮你啊。所以我觉得这确实是一个时代的产物。这种个人的梦想,正好跟整个社会、整个国家的社会氛围、经济条件相吻合,所以,我就变成了一个导演,拍到现在。所以我一直讲,我觉得自己从事这工作是市场经济的产物,没有市场经济,就没有我们这些导演。”贾樟柯:中国“第六代”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,1970年生于山西汾阳,1993年入读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。1995年开始电影编导工作至今,多次在威尼斯、戛纳、柏林等国际电影节获奖。在职业生涯若隐若现、起起落落间,他的作品一直着力展现社会变迁中不同个体的命运和情感,被认为是“理解中国的一种特殊方式”。贾樟柯早期工作照

“我应该把我最切肤之痛的东西讲出来”

贾樟柯原本最喜欢的是武侠电影,但在1997年,第一次拍电影的机会放在他面前,他选择了自己熟悉的现实生活。后来他回忆说,中国社会当时正处于剧烈的变化中,那个变化吸引着他。

贾樟柯:“在我的生活过程中,在我的生命里面,特别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这场变革里面,有非常严肃的主题,需要用严肃的方法去表现它。什么是严肃的方法呢?首先是诚实的生命体验,它是扎根于个体的、实实在在的、切肤之痛的一种生命体验大发时时彩平台。我觉得我应该把我最切肤之痛的东西讲出来!”

贾樟柯的镜头下,有大都市中打工、游荡、相爱、争吵的农村青年,有即将废弃的三线工厂里快被遗忘的产业工人,有在海外自我放逐的曾经的煤老板……有人说他专门拍底层人物、边缘人群,他不认同,他说自己的努力恰恰相反,他拍的是普通中国人在时代变革中的获得、失去和选择。

贾樟柯:“因为我最熟悉的生活是县城,是城乡交接部,跟大的都会不一样,跟农村也不一样,衔接着非常多的人口,是非常好的一个切入点,在我们的荧幕上基本上没有,我觉得我应该去拍这个东西……

我想写失败者,因为在一个激荡大发pk10豹子的年代,总有弄潮儿。但是对于大众来说,总有一部分是实现不了理想或者是背离理想的,他们在这个年代承受了什么,他们的爱与希望是什么……”

作为近20年来国际电影节上最常见的中国面孔之一,贾樟柯向世界展示他眼中的中国,也观察到世界看中国的眼光。

贾樟柯:“从过去看"想象中的中国",变成了看"现实中的中国",这些电影某种程度上让人们理解"中国正在发生什么",经过一个阶段后,人们逐渐明白"中国人在想什么"。”贾樟柯:中国“第六代”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,1970年生于山西汾阳,1993年入读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。1995年开始电影编导工作至今,多次在威尼斯、戛纳、柏林等国际电影节获奖。在职业生涯若隐若现、起起落落间,他的作品一直着力展现社会变迁中不同个体的命运和情感,被认为是“理解中国的一种特殊方式”。贾樟柯电影作品

“这40年有扎实的影像记录”

从当初16家国营电影制片厂,到今天2000家民营电影公司;从没有票房统计,到全球票房第二。中国电影40年间走过低谷,又迸发生机。2018年一季度,中国电影大发时时彩代理市场创造两百亿元的票房,创下了全球单一国家季度票房最高纪录,也是首次成为世界第一。这个“第一”,固然不代表质量和影响力,但至少体现了丰富和活力。

贾樟柯:“我觉得非常可贵的是,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导演,恰好处在这变革的40年。我们拥有了拍摄电影的机会,这么多导演一起,同步地把这40年的变化、心路、历程,通过电影的方法留了下来。若干年之后,我们是有迹可循的。这些丰富的影像留给后人,留给民族,这40年有扎实的影像记录。”

【见证者说】

“这40年始终是激荡的,始终是不平静的,它一直席卷到今天,所以我没有停下来,从第一部电影,一直到最新的《江湖儿女》,背景都是这个变革。因为它是我的时代,我没有选择!它一直在吸引我,使我目不转睛地感受变革中的自我。每一个好的时代,都是能给人梦想、成就梦想的时代,激发起人们对自我的想象力。时代的氛围能成就你,能让你成为你想成为的人,这就是一个好的时代。”

——贾樟柯

——摘自中国方正出版社《见证:我亲历的改革开放》




(责任编辑:admin)

专题推荐


© 1996 -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   联系我们

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